In memory of Alpinist 張元植

In memory of Alpinist 張元植

In memory of Alpinist 張元植

⋯⋯

2024/06/27 下午一頭電話突然響起…

“ Lupo,本來要跟你喬的行程先Pending,我們下個月塔吉克雪豹群峰遠征的計畫可能要取消了。剛剛收到一個令人驚嘆的消息:元植今天早上在霞慕尼Fall,情況不太樂觀應該是回不來了,實際狀況還在確認中。”

WHAT THE FXXK !!!

頓時腦袋突然掉了幾拍,完全無法思考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第一直覺是不可能吧?元植在我心裡是那個風險管理極度嚴謹,甚至被封為台灣撤退王的攀登者不是嗎?我從不認為他會讓自己在攀登中產生任何失誤的可能,腦子裡頓時響起他曾在專訪中說過的一句話 “我不想死,我還想爬更多的山。” 這該不會是什麼亂七八糟的Rumor?

而這天傍晚,在法國當地與元植同行的友人在群組中傳來的訊息公告,確認了這個事實,老張確確實實地離我們而去了。

確認了一下今天日期 2024/06/27,這是第一次我多麽渴望如果有一天真的是愚人節,那就該是這一天。

Lupo與張元植的合照

2020/12/30 我和莉莉安走南二段從向陽遊客中心進入時與元植的合照

那個裝備研究控

張元植、元植、老張、八千dada、張八千、八千張,這些都是常見大家對他的稱呼。而身為登山界的後進,年紀卻稍長一點點的我,對於亦師亦友的他,我好像都習慣直稱他 “元植” 兩個字。

回想起與元植的緣分,最早應該是2016~2018左右的某一年高雄百岳台北店(100 mountains)邀請他辦一場輕量化登山的講座,當時已有一些輕量化概念及實作經驗又很愛透過上各種課程提升視野的我,看到課程資訊時就立馬手刀報名。還記得那個對登山裝備研究有著極度熱誠並貫徹各種實際測試精神的他,第一次見面就覺得這人格外謙虛又充滿親和力,依稀記得不知道是自我介紹中還是講座的閒聊,他總說調侃自己是“珍奶肥宅”,後來也常在各大版面看他以“肥宅”自稱與自嘲

說到登山裝備,元植應該是就我所知的台灣登山者裡面,數一數二對裝備研究充滿熱誠與實踐測試的人。如果沒記錯的話,那場輕量化講座,元植帶來示範的包包就是美國輕量化小牌Zimmerbuilt的輕量化背包,當時我早已在網路上研究過這個品牌,但台灣還在輕量化上古時代的狀態,會實際買入這些小牌產品來測試的人真的少之又少,著實讓我大開眼界。

2022/12/29 Yamoshika,TOKYO被莉莉安笑說像小朋友進了玩具店的元植,不時發掘新的好物總會發出興奮的讚嘆

在跟元植比較熟之後,爾後的一些活動中,都有不少機會跟元植一起交換各式裝備的想法。他對於裝備選擇的觀念是非常開放且非常創新的,還記得有次買了一件MLD化纖填充的Quilt跟他分享,他也非常好奇地詢問我這麼選擇的背後原因是什麼?而每次跟他出隊,他總是能興奮的跟小孩一樣的跟我們分享他最近的新發現,譬如說前一年的日本雪訓他就分享了JetBoil新出的Stash集熱鍋配上SOTO SOD-310煮水效率爆炸快,在大部分情況下都比MSR Reactor還要更強悍,害得我結束後也默默地下單買了一個。更不用說什麼能篤定講出“15度以上過夜根本不用睡袋”這種誑語的人,台灣應該沒幾位了。

元植用他的Jetboil示範教學雪地融雪

2022/12/30 赤岳鑛泉山屋外元植用他的Jetboil示範教學雪地融雪

冒險教育精神

真正跟元植熟起來應該是後來艾格探險訓練的相關活動,有很多次與他一起共事機會,而近幾年也因為拼圖戶外的輕量化課程等,有幾次跟元植一起討論、規劃及帶戶外實作課程。

每一次的活動,都不難讓人感受到他對於登山教育或是對於登山本身的熱誠與專業,與其說登山教育不如說他在做的是冒險教育。還記得他常跟學員們分享自己登山或遠征時的一些小故事,譬如在輕量化課程中對於一些裝備的取捨上,他就分享過他曾在零下的溫度在雪地裡無睡眠系統迫降過夜的故事,總是在學員不願意捨棄某些裝備時淡淡說一句 “反正死不了”。

從他分享的戶外經驗與哲學中,我常看到的是他如何在冒險與風險控管中取得良好的平衡,這也讓我們課程中在可承擔的風險下,大膽冒險的嘗試並從中學習與蛻變。簡單來說就是如何把自己或學員拉出台灣媽寶的舒適圈,讓我們都很不舒服卻可以很痛快的學習長大。不得不說,他默默地影響了我不少登山的思維及帶隊與帶訓練課程的方式。

2022/08 輕量化課程元植正在檢查學員的裝備與清單以及打包教學

2024/02 赤岳雪訓課程元植正在教學員雪攀繩索系統與冰斧批砍方式

每次一起出隊,總是能感受到元植對山的熱愛,從來沒有感受到他只把這些事情當成工作,而是享受在其中。今年農曆年時一起帶日本雪訓的最後一天冰攀體驗,我們架了兩條路線由我和元植一人確保一條給學員體驗冰攀。在雪地確保了一兩小時後準備收拾時,元植也不忘問我要不要爬一下玩一下,在我爬一趟下來之後,也忘了是怎麼開頭的,元植說他可以試試看不用冰斧僅用冰爪上攀,並請我幫他做確保,而他真的就這麼輕輕鬆鬆完攀了,讓所有人都跪了。他並不是要炫耀給旁邊的雪訓學員看他的能耐,而是他總能在山裡找到一些新的樂趣與新的嘗試,十足的元植風格啊。

元植與Lupo冰攀確保中
元植冰攀確保中

2024/02 赤岳雪訓課程我和元植正在確保體驗冰攀的學員們 (照片由某學員拿我的相機拍攝)

高山攀登

近幾年,我才剛踏入這所謂雪攀的世界,得以一窺元植遠征與阿爾卑斯式攀登時的輪廓。好巧不巧,我們參加日本赤岳初階雪訓的那時,正好元植是我們的教練,從他的帶領之下我們似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到不一樣的世界與視野,也默默地從初階路線直接換成進階路線訓練。那些我們爬的心驚膽跳的阿彌陀岳北稜冰雪岩混合地形,他竟然可以輕輕鬆鬆的solo下去一趟又爬上來。也依舊記得那時我們在等待前面進階雪訓學員上攀時,我和怕冷的元植走下雪坡,曬曬太陽讓身體回溫時一起看的遠方富士山,好美。

元植在阿彌陀岳第一攀登點曬太陽
我與元植一起曬太陽的雪坡看富士山
元植正在阿彌陀岳第一攀登點理繩準備讓我們上攀

2023/01 赤岳雪訓課程@阿彌陀岳第一段起攀點元植正在理繩準備讓我們上攀

對於遠征或阿爾卑斯式攀登我們懂的不多,大多都是從元植和一些大大的口中得知其面貌。而最常看到元植在網路社群上分享著國外的一些攀登新聞或事件,跟我們不一樣的是當我們滑著手機裡不相關的娛樂新聞時,他時常在關注的是國際各大山區發生的故事、紀錄或新知,並分享給身在島國台灣的我們,這當然也包含了近年大家都知道,他關心、調查、推理的台灣某年輕女性攀登者的不合理破紀錄海外攀登故事。對我而言,元植無非是時下台灣最與國際接軌的攀登者兼報導者,而他對於攀登認真的態度也非常令我欽佩與尊敬。

元植帥氣的身影

2023/01 赤岳雪訓課程元植請我幫他拍他的衣服要回去寫文章交差用

初級雪訓學員在阿彌陀岳與元植合照

2023/01 赤岳雪訓課程初級雪訓學員越級攀上阿彌陀岳與元植(後排左一)的合照

2023/01 赤岳雪訓課程元植冰攀練習中

2024年1月,我們隊伍再次前往赤岳山區進行雪攀嚮導訓練,這次元植同時是一部分課程的教練也是學員。元植一直都讓我欽佩的是,他總是謙虛謙卑又好學,也許我們會覺得他都爬過好幾個八千米了,幹麻要上雪攀嚮導訓練,但實際上他卻比我們更認真的學習與練習新事物。他並不會用那種高手們高高在上的一貫式思考或是 “我平常都怎樣怎樣” 的方式來說嘴。對他來說任何系統、任何新的可行性都是值得思考與學習的,而這也讓我一直覺得像他這樣真正的大大都是謙虛的,因爲謙虛才能吸收進更多的東西,讓能量持續吸收擴大,成為我們多數人心中真正的dada。

元植雪攀leading中

2024/01 雪攀嚮導課程元植Leading客人練習中

總是認真嚴謹卻不失幽默風趣的他,在大家口中都是永遠的那個幹話王。雪攀嚮導訓練某天的下山途中換成我Leading,元植則當作我的客人,那時我講解著待會客人需要注意的事情,並且跟這位八千米的客人說著:「來唷張先生,我們先來拍張假掰網美照然後就準備出發回山屋吧。」接著元植就逗趣的拿起冰斧,擺出一個觀光客會擺出的姿勢逗笑了我們大家。

2024/01 雪攀嚮導課程元植當客人讓我Leading練習

Behind the Scene

時間回到2021年5月,那時應攝影師朋友Sky的邀請,一起參與了TAKODA的一場拍攝計畫,由Sky拍攝創作元植的攀登故事影片 “ Follow your own path ”,而我則負責拍攝品牌衣物平面形象。

還記得當時我們三人小組一起討論著拍攝的企劃,因應了畫面需求與拍攝條件限制我們規劃了一趟合歡山計畫。原先打算在合歡北峰做一系列拍攝,不過拍攝當天氣候不如預期,一大早開到小風口時外面如同預報的霧雨濛濛、滴滴答答。我跟元植從出發前一直到抵達現場時,都不斷的在討論與觀察氣候預報與現況的變化,最後我們就像一起帶隊時討論方案一般,擬定了幾種方案,在以不變應萬變之下,我們當天依舊順利在合歡山區完成了高山部分的拍攝。

想當然爾元植不是一位好拍的Model,因為他太Real了,他是個不做作的大男孩、十足的登山家,就別為難他當個好Model了。但是對於拍攝他的投入跟配合度絕對超過一百分,因為他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網紅,這樣的案子對他來說就是在山上工作,我相信他只有想要把這件事做好,而沒有在思考拍攝要幾點起床很累或是遇到下雨天很懶這種事。

順帶一提,他近幾年也在TAKODA這個本土戶外服飾品牌擔任產品顧問,這幾年陸續聽他分享了一些關於衣服開發的故事,他如何給品牌建議以及材質、細節的設計挑選,時不時也常看他穿著TAKODA的衣物上山實際測試,有時也請我順手幫他拍幾張照讓他可以寫一些評測建議文章。

元植Takoda形象拍攝
元植Takoda形象拍攝

2021/05 合歡山與南投山區元植的TAKODA商業拍攝

感謝當初TAKODA開啟了這個拍攝計畫,讓我們紀錄下2021年元植當時的心境,也感謝Sky花了許多的時間跟著元植到他當時兩邊的住所及他常活動的山區拍了不少的片段,用心剪輯成這個美好的故事。寫文章的當下,我還不敢再次打開觀看,留待心情平復點時,再讓我們一起回憶那些屬於你的道路吧。

TAKODA – 張元植 Follow Your Own Path

元植留下的精神

元植不是登山界的網紅,他是真正的登山家。從13歲開始走入山林,18歲決定以此為志,並在這登山的20餘載,不斷的挑戰自我並分享各種登山或是攀登的大小事給身在島國的我們,我敢說他的影響力足以撼動台灣的山界。

身邊除了我自己以外,也看著他帶領過許許多多的學員,又或是經過嘉明湖山屋時被他關心或提點過的山友,更別說還有未曾謀面卻在網路上看過他文章的無數網友們,他的熱情與渲染力早已大大地影響我們這一輩的登山環境。

而他也曾寫下過不少篇優質文章,有些是對於攀登的故事與心境、有些是對於台灣山難事件的有感而發寫的勸世文,這些文章遍佈在網路上的各地,有些在元植的報導者專欄中,也有些在他個人臉書或社團中。有太多的太多,都值得我們一再的回顧省思,並時時提醒自我與社會那些不可忘卻的經典好文。

其中最近最多人轉傳的,無非是他曾寫下文章 “登山中的死亡,對生命的凝視” 對於登山是件會死人的運動的見解。

「只要在自己的生命之道上,找到那個能讓你雙眼綻放光芒,專注快樂去追尋的事物,也就夠了。」- 張元植

是啊,我們一直都跪著看著你在登山界綻放的各種光芒,無論如何,你絕對足夠了。

*元植留下的相關文章/影像故事,有時間我會陸續收藏起來,也歡迎大家分享給我。

⋯⋯

回頭翻找起屬於你的相片,一張張標上張元植的標籤,想想相識的這幾年來並沒有特地為你拍攝過什麼樣的照片,但點滴都是真實的回憶與故事,而我想用我最擅長也最深刻的方式,永遠記住我所認識的你。

謝謝你曾經教導過我,曾經用你的熱誠感染過我們,也謝謝你留給我們這麼多的資源與故事,願你在另一個世界持續的當一個海島冒險王dada,帶領我們繼續前行。

Rest In Peace my dear friend Chang Yuan Chih.

分享文章

留言